欢迎来到HI-CHESS!  请登录  学员注册  老师注册
首页  名师专栏  原创文章  技术指导  进入HI校  报名网课   管理员   关于我们  |     
 
 
 
  入门  网课  金牌讲坛  吴少彬  对弈平台  比赛  每日一题  战术大赛  圆梦课堂  HI校
HI-CHESS首页 明日之星 名师专栏 原创文章 技术指导 精选文章 对弈分享 比赛信息 CCMC训练营 ECO分类开局 进入HI校 网课报名
当前位置:HI-CHESS / 精彩分享中心 / 宝贝成长 / 正文

看看他们的工作

发表人:summerrela  发表日期:2020-5-15  来自:上海市  黄浦  分类:宝贝成长

在孟加拉国,一个砌砖厂的工人从窑里运出成堆的砖头。

摄影:APU JAMAN, NATIONAL GEOGRAPHIC YOUR SHOT

今天是 五一国际劳动节, 

远溯劳动节的起源,

要到1886年5月1日, 

美国两万多个企业的35万工人, 

为争取 八小时工作制举行罢工。 

换句话说,

劳动节就是为了“休息”。 

1912年5月1日,美国纽约劳工自发纪念五一劳动节。

图源:维基百科

但即便到了今时今日,

劳动节也不可能惠及全人类。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

透过国家地理摄影师的镜头,

你将看到七种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摄影:Renan Ozturk

人们生存的代价并不均等。 

但是——

每一种工作都值得尊重, 

每一位劳动者都是可敬的。

摄影:PETER GWIN 

悬崖上的猎蜜人

他用生命采蜜,另一个人用生命拍他 

摄影:Renan Ozturk

从 数百米的悬崖顶部下降, 

不带保护的绳索、不穿鞋子, 

面对 几百万只身怀毒素的巨型蜜蜂

切割近两米宽的蜂巢带走, 

寻常的防蜂服根本挡不住巨蜂,

踩空一步都将万劫不复——

这是 尼泊尔猎蜜人的工作。 

勒南事先将相机绑在猎蜜人毛利丹的竹竿上,这张照片就是那架相机所拍。

这种“疯狂蜂蜜”具有 致幻性, 

在亚洲黑市,

卖到 每公斤30—40美元。 

但采蜜人毛利说,

这不是为“发家致富”铤而走险,

只是为了维持生计。 

由于 严重的过敏反应

随行摄影师住进了医院。 

而拍摄那年,

采蜜人毛利已经 57岁了。 

20-40处的蜇伤、辅助绳在腋下勒出的伤痕,让毛利疼得呲牙。

他说: “我什么都不是,

只不过是一副泥塑的躯壳。

海地太子港掏粪工

世界最“令人作呕”的工作日常 

摄影:Andrea Bruce

海地歧视掏粪工。

一份正当且必需的职业,

他们却得像老鼠一样偷偷摸摸, 

只能在夜深人静时工作,

甚至他们的家人都不知道。

海地太子港的掏粪工埃克西林塞纳特。

你睡觉时,

他们用双手掏干净茅坑中的污物,

手掏不到的地方要委身爬进去

他在厕所里见过 蛇和人的遗骸, 

甚至可能碰到电线 遭电击。 

能看到的是恶心,

看不到的是危险。

掏粪工经常生病,

肮脏的厕所是霍乱流传的高危地。

海地肮脏的厕所。

每晚工作后他们要大洗特洗,

大多掏粪工工作时一丝不挂。

当他们用简陋推车搬走污物时,

海地的太子港天刚亮。

本图摄影:DAVID GILKEY, NPR

地狱矿工

看到这些“地狱矿工”,便看到将人类苦难活生生地“商品化”...... 

摄影:ANDREA FRAZZETTA

壮美的伊真火山上, 

有一群挖掘 “魔鬼的黄金”的人 

—— 采磺工。 

伊真火山湖是世界上最大的酸性湖,腐蚀性极强,能够溶解金属。 

每天需忍受高温和毒气,

采磺工登上 2700米高的火山。 

再翻越崎岖山路下降 900余米进入火山口, 

背上 70—90公斤硫磺, 

返回山下。

宛如海底——一位采磺工的头灯穿透了黑暗和浓厚的火山气体。

采磺工们每天能 往返两次, 

一次仅赚5美元

10美元背后的危险是——

短期曝露于高浓度的二氧化硫中就可致命

长期接触导致呼吸困难、气道堵塞和肺功能受损

采磺工们在火山口内将硫磺块打碎,之后放入柳条篮内背到山下。 

伊真火山的游客们还会付小费,

让采磺工 摆姿势拍照。 

采磺工为自己的体魄骄傲,

也为能吸引游客来岛自豪。

配戴防毒面具的游客站在伊真火山湖的岸边拍摄照片。

对采磺工来说,

游客是能够谋生的“矿”

而批评者眼里, 

游客只是 消费了他们的苦难和自豪。 

鳄鱼猎人

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 

摄影:TREVOR BECK FROST

澳大利亚的北领地,

生活着世界上最可怕的动物之一

——吃人的咸水鳄

为了应付激增到十万之数的巨兽,

鳄鱼猎人的职业应运而生。

罗杰马修斯(左)和阿龙罗德韦尔(右)站在一条4.8米,重约680千克的雄性咸水鳄鱼旁边,他们在澳大利亚北领地合法捕杀了这些鳄鱼。

远距离枪杀基本不可能。

鳄鱼猎人必须冒生命危险,

近距离对付四五米长的鳄鱼,

他们面对的危险系数,

丝毫不比被杀的鳄鱼小。

要知道,

这货咬碎坚硬的龟壳跟嗑瓜子似的。

受伤的巨兽,拖着5米长的小船绕湖游了两个多小时,才筋疲力竭地就缚。

捕杀从日落持续到凌晨三点。

死里逃生的猎人们,

面对他们的猎物,

怀着沉默的悲戚。

死亡拆船工

死亡拆船工 

摄影:PETER GWIN

欧洲严禁的 巨型远洋航船拆解, 

在南亚的港口大肆进行。

这个行业为几大家族牟取暴利,

养活也杀死了一群绝望的男人、女人和孩子。

遍布坍塌、爆炸、轰鸣、死亡

拆船厂犹如难逃的地狱。 

工人 拿着 不足1美元的日薪, 

在重金属、有毒涂料污染的泥浆中,

几乎没有防护地摸爬滚打。

有个人把工人们身上的伤疤称作“吉大港纹身”

拆船厂投入500万美元,

三到四个月即可盈利100万美元。

工人们却只能点燃工业废料取暖,

住在破旧的棚户区。

22岁的拉纳巴布是个拆船工,死于焊炬点燃瓦斯引发的爆炸,大约三百人参加了他的葬礼。

这里遍地是年轻的寡妇,

童工们不仅不受保护,

反而由于年少无知、身材瘦小, 

尤为受到雇主青睐。

这些拆船工说自己已满14岁,也就是能够在拆船厂工作的最低合法年龄。

水下挖沙人

摄影:Robin Hammond

肌肉发达,做着高负荷的危险工作,收入微薄……

他们是 拉各斯水下挖沙人。 

和矿工唯一的区别在于,

这些人不是在地下,

而是在 水下作业。 

拉各斯是非洲最大的城市,

每天都会涌入成千上万野心勃勃的非洲人,

城市的边缘不断扩张,

从拉各斯泻湖湖底挖上来的砂石,

被用于填海、制造混凝土砖。

城市里的很多房子,

就是用这样的混凝土砖建成的。

空怀梦想的人们没有一技之长, 

只能从事最艰苦的工作。

小船以风力和船帆作为动力;船帆用米袋制作而成。

每天一大早,他们就会来到泻湖。从船上把梯子降到 4到5米以下的河床,然后深吸一口气,潜到湖底。装满一桶砂石后,再顺着梯子送上去,把它倒入船内。 

人们从船上下来,把砂石搬到岸上,每次只能运一只沉重的篮子。

挖沙人从事最辛苦的工作,

希望藉此得到城市的认可,

憧憬着何时用这些砂石,

建造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

刚果园警

摄影:BRENT STIRTON

维龙加是世界上最古老和危险的公园之一,

大象、狮子、河马与山地大猩猩的家园。

园中共有 300名负责巡逻的园警, 

在过去十年中 150多位园警殉职了

他们防备的敌人有 FDLR(解放卢旺达民主力量)、 “mai-mai”武装组织、 非法木炭烧制者、 偷猎者和 无照渔民。 

园警在维龙加逮捕了一个偷猎者

这群工作环境跟战区没两样的园警,过着让人心酸的生活——

“以前的状况非常非常糟糕,”28岁的园警Augustin Rwimo告诉国家地理的Jon Rosen。“但我们现在 每天能吃上三顿饭。所有在职人员都能 供孩子去学校上学。大部分园警甚至都 修建了自己的房子。” 

园警在公园内发现一个偷猎者营地

他们不奢望配备无人机、地面传感器,

只想穿上保暖的袜子吃饱饭。

拍摄海地掏粪工的摄影师Andrea Bruce说:“(掏粪工)埃克西林希望人们能看到他所做的工作,没人想要真正默默无闻。那时我发现,摄影的力量就在于此。当你给某人拍照时,就是在告诉他:

你的生活,很重要。”

而对于那些“用生命去换钱”的人—— 

你的生命,很重要。



转自搜狐网搜狐号:国家地理中文网


<<上一篇 痛彻心扉的母爱        下一篇>>《国家地理》第一批照片到底多珍贵?
 
首页  |   明日之星  |   名师专栏  |   原创文章  |   技术指导  |   精选文章  |   对弈分享  |   CCMC  |   进入HI校  |   网课报名  |   联系我们  |  
HI-CHESS国际象棋少儿远程培训网 Copyright © 2009-2020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20 www.hi-che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